当前位置:上海鹰威灯光音响搞笑一部没有播出的电视剧
一部没有播出的电视剧
2022-11-05

十岁那年,我随父母迁到了H市。转学不久,便成了全班甚至全校颇有点小名气的人物了。这并不是因为本人长得帅或者有什么一技之长,而是源于较为殷实的家庭。

我父亲是一家公司的老板,他和妈妈整日在外面忙生意,我的饮食起居一切全由雇来的司机和保姆打理。当然,在生活待遇上他们是绝不亏待我这个小皇帝的,除了校服,我一身上下全是名牌,每天小车来往接送,大兜小袋的零食水果,不时地招来同学和家长们的种种目光。

俗话说有钱就任性。我很快成了同学中的小头领。每当我发号施令得到他们的响应时,我心里那种得意劲就甭提了,唯一让我感到不快的就是我的同桌班长赵婷婷,别见她长得瘦弱不起眼,可在班上却有极高的威信,这让我心里极其不爽。当我把这不爽倾诉给我的铁哥们司机刘哥后,他不屑一顾地说:“一个小丫头片子有啥了不起的?让你老爸给学校送点礼,干脆把她这个班长拿下给你不就结了?”

我一想也是,于是瞅机会将这话学给了爸妈,谁知却遭来老爹一顿劈头盖脸的训斥:“班长是凭本事竞争当上的,你有能耐就把人家比下去,小小年纪搞什么歪门邪道!”接着又大声追问道:“说!这是谁给你出的主意?是小刘吧?我早发现这小子不地道了!”

我从来没见过爸爸发这么大的脾气,吓得急忙招认了。当天,刘哥就被辞退了。我在内疚的同时也暗地和赵婷婷较上了劲,决心找个机会把她比下去。

转眼到了期末,班主任要求我们每人在暑假期间做件值得社会关注的好事,并以此作为新学期班干部选举条件。会后,赵婷婷把我们召到一起提议说:“咱们给社区的孤寡老人做小志愿者咋样?”

没等大家表决,我就首先反对道:“这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早就过时了,没新意。”

“做好事从来就没有新旧过时之说。听我爸爸讲,咱社区共有十六户缺乏劳力的孤寡和空巢老人,咱们帮助他们,就等于给辖区民警减轻了负担。依我看,这就是值得社会关注的好事。”赵婷婷话音刚落,就立即得到大家的一致拥护,大家争先恐后地报起名来。

我不屑地站起来,大声说了句:“我才不稀罕呢。我要干就干件轰轰烈烈的大事。”然后转身离去。

说着容易做起来难,尽管我每天在街上四处打探,可这轰轰烈烈的大事还是没有头绪。眼看暑假过去几天了,我着急起来,倘若这个假期没干出什么名堂来,竞争班长没戏不说,我在众人面前多栽面子呀……正胡思乱想堵心时,忽然被一人拦住了,抬头一看,竟然是司机刘哥。

刘哥此时和一个秃顶中年人在一起,一见我就怪声怪气地叫了起来:“哟,这不是夏大少爷吗,怎么一个人出来了?”

见了刘哥我就仿佛遇到了大救星,没顾上寒暄道歉,就把这闹心事一五一十的讲了,并恳请他帮忙。刘哥拍手哈哈笑了起来:“来得早不如来得巧。我如今正在一家影视拍摄基地开车,你算是找对人了。”说罢就指着那秃顶中年人介绍道:“这位是赫赫有名的宋大导演,让他给你分个角色拍电视剧不就得了,到那时你可就是家喻户晓的大明星了。你想,这关注度该有多大呀,别说当个小班长了,就是学校大队长也不在话下!”说完又转身对那秃顶说:“宋导,您这剧里不是还缺个小男孩吗?这位小帅哥是我前几天给您提到的夏老板的宝贝儿子夏岳峰。”

那宋导怔了一下,然后有些为难地说:“这个角色已经有人推荐过了,马上就到位……”

孩子都有个明星梦,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怎能放过?急得我直拽刘哥的衣袖。甭说,人家刘哥就是够意思,又继续求道:“宋导,您帮忙换一下,这孩子我了解,表演天赋极高,啥东西一学就会。”

宋导有些无奈地打量了我一下,矜持地点点头说:“嗯,形象还行,会讲普通话吗?”

我连忙大声应道:“会!”

“好,底子还不错。”宋导赞许地拍拍我的肩膀,用商量的口吻对刘哥说,“要不明天上午先让他试试镜?”

“嗨,您是大导演,当然您说了算呀。”刘哥千恩万谢地说罢,又再三叮嘱我,“你明天上午九点前准时在天主教堂门前等我,去晚了可就让人顶了。导演说了,他这部戏要给社会一个大惊喜,事先不能透漏给外界一丝消息,你可千万不能对任何人讲呀!”

幸福竟然来得如此快,我兴奋的几乎一夜都没合眼,第二天等爸妈出了门,我就悄悄地溜出了家,飞快地朝约定地点跑去,刚出胡同口,迎面碰到赵婷婷。此时她正和一帮同学跟着一位警察叔叔朝附近居委会走,一个调皮爱开玩笑的同学望见我就嚷嚷起来:“哟,干大事的来了!喂,夏岳峰,我怎么没在电视里看见你呀?”一些同学也跟着起哄:“是呀,最近干啥轰轰烈烈大事了,说给咱听听呗……哈哈。”

赵婷婷制止住大伙的哄笑,转过身对那位警察叔叔介绍道:“爸爸,这就是我们班的夏岳峰同学,我想让他和我们一起活动。”

噢,怪不得赵婷婷这么牛,原来她爸爸是警察呀!赵爸爸倒是个挺和蔼的,他摸了摸我的头说:“哦,你就是夏岳峰呀!听婷婷说你最近还没找到什么合适项目,那就和他们一起对咱辖区老人献爱心吧,可有意义了。”

我很有礼貌地拒绝了:“谢谢!对不起,我已经找到更有意义的事情做了。”

“哦?说说看。”赵爸爸饶有兴趣地盯着我,见我有些犹豫,便笑着问,“怎么,对我们警察还保密?”

是呀,什么事也不能对警察叔叔保密呀!我咬了咬嘴唇,神秘地把赵爸爸拉到一旁,一五一十地将要拍电视剧的事讲了一遍,不知怎么,赵爸爸的神色渐渐凝重起来。然而,他并没说什么,只是详细地问了下约会地点和我家人的联系方式,又相互做了保密许诺后,笑着说:“小伙子,祝你早日成为电视小明星,说不定我会到场祝贺的。”

刘哥的车早在天主教堂门前等着了,当确认我的确没有向任何人透漏拍电视剧的消息后,这才一踩油门出发了。

这个电视剧拍摄基地还真够远的,喝完刘哥递来的一瓶饮料后,我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一觉醒来,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块大石板上,借着微弱的月光,看到刘哥和秃顶导演正坐在石头上喝酒,见我醒了,就嘿嘿笑道:“夏少爷,饿了吧?”

我揉揉眼睛坐起来:“我要吃麦当劳肯德基。”

“我这里只有肯拉屎。”那秃顶粗鲁地扔给我一块方便面说:“你以为在夏府餐厅啊?”

“拍电视剧就吃这个呀?”我后悔地说:“早知道我就带点好吃的了。”

“想吃好的行啊。”刘哥掏出手机:“给你老爸说一声,让他打来一千万。”

“什么,拍个电视剧要这么多?”

“你小子装傻呀!”秃顶恶狠狠地说,“没错,咱们是在拍电视剧,不过这里没有灯光布景摄影师,也不准备播放,只要你老爹的一千万,不然嘛……反正死活你都能成明星了,哈哈……

此时我才猛然明白,我就像经常看到的电视剧里情节一样被绑架了,于是惊恐叫道:“不不,我要回家!”

“那就打电话吧。”刘哥拨通了我爸爸的号码,又按了下免提,朝我面前一伸,我立即哭叫着喊了起来:“爸爸,你快来救我呀……”

话筒里传来父亲焦急的声音:“峰儿,你在哪?”

没等我回话,那秃顶就夺过手机凶狠地说道:“夏老板,你的宝贝公子就在我手里,不过放心,我们不会亏待他的,条件不高,24小时内给我卡里打来一千万,我立马放人!要是报警的话……哼哼,规矩你是懂的!”

“我懂我懂,我现在就筹钱,不过您要的数目太大,时间也太紧,能不能五百万……”一向办事利落的父亲竟然在电话里讨价还价起来,支支吾吾讲了自己生意上的一大堆困难。秃顶实在没耐心听下去了,打断说:“少废话,一个子儿也不能少。”说罢就关掉了手机。

刘哥有点不甘心:“大哥,我看五百万也行,够咱用一阵子了。”

“做生意的都是这德行,他这么大个公司,一千万小意思。”说到这,秃顶突然醒悟地一拍脑壳,“坏啦,这家伙不会是搞什么鬼吧?赶快转移!”

“都深更半夜了,我路又不熟,全凭导航仪指路,往哪去呀?”刘哥不情愿的站起身。

“你懂个屁!要是他提前报警了,警察就会找到咱们这里。”

经秃顶这么一说,刘哥也紧张起来,但又疑惑地说:“不会吧,咱们事先一点风声都没漏,他们会提前报警?”

“小心没大错,还是换个地方好,快走!”

车开到下山公路口,远远望见设卡的武警,秃顶急忙吩咐刘哥掉头回山,还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刀威胁我说:“不许喊,否则要你的命!”谁知车掉头还没开出一会儿,就又被几辆开着大车灯的警车拦住了,就听得大喇叭喊道:“停车!我们是警察。”

刘哥被吓坏了,下车高举双手哆哆嗦嗦说:“我,我交代,我交代,人,人就在车上……”

秃顶恨恨地骂了句“孬种!”猛然打开后车门,一把将我扯出来朝山上小树林跑去。

天渐渐亮了,秃顶将我架到一处山崖处,只见搜山的警察正朝这里围了过来,大喇叭里有人大声喝道:“把人质放下!争取宽大处理。”

秃顶把我拽到他身前,将刀架在我脖子上,狞笑地喊道:“老子从监狱里逃出来就没打算被宽大,有本事你们就开枪吧,不过这小少爷可要先死在我头里了……”

我声嘶力竭叫了起来:“不要开枪呀,警察叔叔救我……”

也许是秃顶的话威胁住了警察,只见一个人将手中枪放在地上,提着喇叭走了过来,大声说:“请不要冲动!我知道你也是有孩子的人,把他放了,我过去顶他做人质,有什么条件尽管跟我提行吗?”

秃顶犹豫一下,但马上又警觉起来,举着刀吼叫道:“站住!少来这一套,老子见得多了,你若敢再上来一步,我就先把这小家伙宰了……”谁知他话音没落,就被后面突如其来的几位武警战士摁倒在地……

几乎也就在同时,就听喇叭里传来一声断喝:“停机!”

紧接着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的我就被那手提喇叭的警察抱在了怀里,他嘴里还一个劲夸道:“夏岳峰同学,你演的太成功了,祝贺你!”我睁眼一看,抱我的竟然是赵婷婷的爸爸,当我看到他胸前佩戴的“总导演”牌子时,甜蜜地笑了……

直到十多年后,我才终于知道了这部没被播出的电视剧内幕:那年我真的是被刘哥秃顶绑架了,当时赵爸爸从我口中听到此事时,心中就产生了警觉。首先是接我的地点很值得怀疑,因为天主教堂门前没有安装监控。他在市文化部门没查到任何拍电视剧的消息后,就立即让赵婷婷到我家询问,奇怪的是,这种光耀的事情家中竟然也毫不知情。种种迹象使赵爸爸立即做出提前立案的决定,他通过小车GPS定位系统,又让我父亲在和罪犯通电话时故意讨价还价拖延时间,迅速查明了我所在的准确地点并提前布控,这才有了前面的一幕……当然,这一切都是我的新婚妻子赵婷婷及早已退休的老岳父告诉我的,他当时之所以冒充导演高喊“停机”,为的是不让我那幼小的心灵里留下阴影和创伤。由于微信无法分享本站内容,可将网站文章通过QQ或脸书及推特分享。